城北向南

《hey,我在想你》2

原创自叙,文明观览,如有巧合,纯属雷同(开玩笑~)




看到书架的时候我真的笑出声,居然美式漫画也有,是你弟弟的还是摆来充数的就不得而知了。嘿嘿,上面书格有几盒14B和三菱4B。当时还在用中华的我,还是不舍得一次性消费几盒的量,至于后面为什么大手大脚了,因为你啊。曾经你在给我的信里写到在我身上是舍得花钱的,我也是啊,一直在默默的这样,导致在消糜的日子里一度单方面认为,你把我当成钱包。




转身,看到一台老电视机和老音箱,啊~~~可能想让自己房间有格调一些吧,地上58元的床边垫,边角破的美式漫画,摆放整齐的铅笔,带着一个世纪味道的旧家电,恕我直言真的奇怪,但是我没有说,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说的,就像当初和朋友一起指着黄昏的天说用浅灰蓝做底色,来上几笔晴朗蓝和浅紫,拿坡里黄不完全搅匀一样。等待的时候总要找个乐子。




在知道你邀请我去你生日会的时候,几次拒绝,几次都被你弹过来的消息愤恨的摁下delete,尽数删光 “我再想想~”  “我考虑下” “我那天下午还要调颜料” “我要去买泡面” 你总是能分分钟回击, “不用想了,你肯定要来我知道的”  “还没调颜料啊!!我到时候和你一起调” “吃一次泡面要排毒多久你知道么?一包一个月啊!!” 我真的在你面前,没有拒绝的可能,准确来说,是我怎么会拒绝你呢~是吧。 




姥姥大观园完毕,坐下继续摁手机,和一位“同僚”聊的开心,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那是我第一次被女生勾搭,感觉很奇妙。原谅我,那时候我真的是腼腆又害羞。




还记得那次是早跑结束,原本放在画架上的画板却靠在我的小竹椅上,夹在上面的画夹里有一个纸条:请把你的QQ号写在画架上。我很乖的写了,为什么这么乖,我就是单纯想被勾搭,没有为什么啊




其实她就坐在我的斜对面,每天除了和你聊天也多了一个人,那时候啊~我还在幻想她是不是一个有着柔柔长发,走路都是飘柔广告范儿的女子,啊~魅力不够,只是一个软妹子。嘿嘿,想太多。 我把有些无措的尴尬直接转发成呼救。 “怎么办!我不想去啊!!!” “没事的,就去唱个歌”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 继续找朋友 “来救我!速度!” “我不想去了!大爷!大娘!救我!!” “人呢 !”  微笑的活下去吧,淡定如菊




刚开始你呆在一个空间里是不自在的,网络传输的热络并没有在你我身上留下什么火种,就像一捧水浇在发热的石头上,来不及烧烫,就渗到泥土里。 “吃饭了” 你穿着背心和短裤揉揉头,朝我挥挥手, 我还以为就我一人呢,尴尬爱揉头, 我脖子卡了卡,跟在你身后, “嗯“ 啧啧,好怂




我还记得我前面摆的是炸排骨,饿了好久直接瞄准最大的一块埋头吃。咦?好淡…………面前感觉到一股热气,阿姨在笑,我看着她手里炒热的酱汁笑,这次的“人畜无害”有点干……




接下来是俗套家常时间


微笑脸


“xx最近在画室怎么样呢?”


“很不错呢!阿姨,画的很好”


其实那时候我真的没看过你的画,只是偶尔报到速写优秀的时候听到他的人名,嘿嘿,反正我每次都被最早提到,找到时间好好气你。


夸你我还余光瞟你,找点认同,可你埋头苦吃,不鸟我。我的夸奖是喂给你背后那缸黑秋秋的鱼了么……




吃完我先回你房间面对我已经吐出来的书包,来的时候好好的,现在怎么就盖不上了~洗面奶塞到缝隙,头绳戴在手上,盖上盖子,卧槽,爽肤水!ok,侧面塞进去。祖蓝完美脸。当然这个事情你不知道,告诉你还不知道会说我多邋遢,实际上时间久了,我也发现你也不是啥积极向上的人儿~就比我好一丢丢而已




还记得你那天穿的是黑色雪纺的外套,联想到小黄片里的金发女郎和窗帘,在扭动在轻摇,好污~ 




你说要开车过去,那时候我是真的以为是你开车,太天真了。。。。。相比较 19岁少年和女司机开车,我愿意将性命交于后者。看到阿姨在驾驶座的时候,我嘴角一翘,微微一笑。现在听别人说你好像也考上驾照了,恭喜恭喜。话很土,准确来说是词。因为找不到比这个还要减少我尴尬的字眼,现在没来由的有点。。。。。。那啥 




坐在副驾驶就是准备迎接“过年亲戚套餐”提问,我还没准备好“应试”答案,自然是坐在后座,刺溜一下划过坐在左侧,书包放中间,刚好是个安全的距离。你回头瞅了我几眼,我反正一直在晒路灯浴,没有回你秋波的意思。饭桌上你对我爱答不理,现在车上你高攀不起,这句话我怎么码出来的,好笑~ 




到了,这个我要呆到宿舍熄灯关门的地方—ktv,呀有点头痛~




你去前台,我半弯着腰在你后面,活像一个通宵鬼。进电梯,进包厢,做到角落掏手机,一气合成。对于那时候去网吧次数一只手能数过来的人,这ktv就像一个卖身的窑子的存在。




灯光乱照,冷气大开,我有点冷了,刚入秋我才穿了件印花长袖而已,不对准确来说是7分袖,坐在角落,两边都有人,现在出去找个开关再回来是不现实的,发了条消息给你让你帮个忙,‘咯噔’,面前茶几玻璃下屏保亮了亮。苦笑,你特么手机没拿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冻死胆小的~




手机是良药,尴尬是疾病。没电对于我来说是场病危通知,再见了朋友们,我先去下面走一趟~




“给你,可以喝酒吧?” 悻悻接过杯子,吞了。这玻璃杯居然是塑料做的的。 然后拿来一小筐薯片 “来吃些,晚上看你没怎么吃。” 吃饭的时候你都没瞅我几眼,合计你能看到我的胃是吧。 意思意思,拿了一片薯片,你手里小筐抖了抖,好吧好吧,我拿两片可以吧~~




你朋友想要拉我一起玩什么转盘的游戏,我笑笑摆头然后大腿就被呼了几巴掌,说我害羞个什么劲儿啊。为什么要这样对我。。。。。。我只是不想玩而已,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当个过客。 




手机近乎没电在拼命闪红灯,于是东张西望,瞄到后脑勺的玻璃装饰,卧槽,原来后面被剪的这么糟,扭了一下头表示不满然后就超脱了。我就是这样一个随和的阳光男孩,呵~说得我不好意思了呢~


其实那时候只是接受了而已,因为有些懦弱不敢抗争,对于很多东西抱有的只是无条件意识。




后面不知因为什么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,力邀我唱歌。没办法,只好继续笑笑推开面前的话筒,你径直走过来,一脸灿烂,那时候觉得你蛮好看的。但是到看不腻,看不厌到觉得你像猴子,然后撒欢告诉好多人的时候,真觉得你像最近的大圣过来里面的我老公。呸,大家的老公。




你拿着话筒,拉我手臂想合唱,下意识推开你的手,却被你的揉捏我手臂给弄楞了,就两秒吧,发现没地方坐,左边打我大腿的妹子往过一挤,说没位置了,起哄说做我腿上,你真坐了一下。我傻兮兮的笑,你也嘴巴也咧的很开。




帮我空调搞定完了你就开唱了。。。。。你的声音。。。。。。我们第一通电话的时候,真的吓一跳,有点沙有些粗和你寸头少年的样子对不上位,安不上号。扑哧就笑出来了。你肯定不知道,你唱歌的时侯,我和妹子一直白眼吐槽你,乐个不停。




其实没啥,真的没啥,现在这事搁到现在,我肯定是K歌之王啊~开玩笑。 陌生不熟悉,呆着不自在。应了你赴约,只因为是你,单纯想和你交朋友,真的,很开心,谢谢。




最美好的大概还是那些初识的日子,是对彼此不全然地了解又极度渴望了解的那段时光。




到了归宿时间,我蹦跶起来 :该回学校了时间到了 直接拿起书包,跨过旁边人的腿,小心的加快速度朝门口冲, “诶!” “她们俩也要回去,你们一起走吧” 嘘~我还以为你要出什么幺蛾子 出了包厢伸伸懒腰,真自在啊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