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北向南

《hey!我在想你》1

原创自叙,文明观览,如有巧合,纯属雷同(开玩笑~)

 

 

第一次遇见你的那天是一个很枯燥闷热的时间段,具体是中午还是下午也记不太清了。脚底便宜的绿底帆布鞋被水泥地烤得火热,我提着一袋子颜料,像个老太太一样走着。


擦汗时的一抬头,衣着骚气的你就闯到我的视野里,很凑巧,你有着我羡慕的小白腿不敢尝试的小寸头,转瞬羡慕变成嫉妒,心里暗自骂着你:身为男的秀什么身材,穿那么少勾引谁啊。可能真的是这样吧,那时候,我开始,注意你了。。。。。。


接下来的日子我还是一直不安分的晚上玩手机,课上在一旁打瞌睡。被吓醒,继续睡,如此反复,不过还好,小考成绩都还不错。


手写的直线,想要笔直的画下去,却总是会歪歪扭扭的。


还记得那是一个台风天,校长对我们格外开恩,开校车把我们送回去,灰蒙蒙的天气,一路上的兴奋被车外的雨声渐渐埋没。


我是最先进到画室qq群里,就我一个外地人在群里,孤孤单单,也成为群里女生的下手对象,被围攻,被炮轰,总之就是疯狂刷屏。我飞快打字的手速估计那是那个时候练成的,感谢qwerty,我迷上了黑莓,也迷上了噼里啪啦的摁键声。


到后面的时候,女生全都一个样,兴奋头儿一过就热情消散,吐槽我的开始变少,我,开始变成冷场帝。我那时候注意到群里你出现的次数变频繁,你发出的话也都有人回应,慢慢的我眼熟了你。


女生对我突然的热情消散,感觉自己就不被重视了,很不自在。但是稀奇的是,我居然开始和你聊的不亦乐乎。群里的其他人也是很默契的不出现,不知道是不是静静看着我们装逼。由于我的过于活跃,你和其他人开始对我的身份感兴趣,我看这他们一条一条发出来的消息,真的哭笑不得。简洁的黑色挎包,西瓜头,白布鞋。。。。。。这算我的标志么。


台风很早就停歇,可聊天还是热情不减,我也想去了解你就像你对我的好奇一样,很迫切,很心急。不是所谓的春心悸动,是对一个朋友的渴望。那时候我这样想你也是这样。。。。


确认对方的真面目是个害羞又有趣的游戏。看考试名单也会下意识找找那个感觉老气的名字,哇,名次又是在我后面好多,我又赢了。在qq上挑衅,着看着他炸毛的消息一条一条弹过来,笑的很傻逼。


每天的十二点,趴在床头,看着手机,噼里啪啦,笑脸盈盈。


既然是朋友,当然要见面打招呼,但前提是得知道谁是谁,你猜那个高个黑皮是我,也猜坐在我一旁的画室宠儿是我。一次次猜错,不生气,倒觉得乐在其中。


你我名字几乎彼此都烂熟于心,但是打招呼却是一道害羞到无措的坎。我假意埋怨你和我不是一个队伍又走太快,只能看见你毛茸茸的后脑勺,其实真的就只是看看后脑勺。第二天却发现那团毛茸居然慢慢悠悠,晃到我不远处,可能是我不好意思,也可能是想要继续这个早该停止的游戏,我的脚步开始一步,两步,慢慢地走,就像这样不知不觉走进你的生活一样。


看你走入食堂后我自然的松了口气,简单来说像是见网友一样,小紧张小兴奋,近在咫尺却手足无措。放松一下去个厕所,释放心中的虎,也为了视觉上的干净顺便把手上不好洗的铅笔灰洗洗,虽然知道也是小欺骗,但是小欺骗总比太现实要好的多。


正常代谢后一身舒爽,出门不久就碰见端餐盘的你出来,速度明显变慢,继续一步两步,一步两步,看我没反应,转角口速度加快就像拉了油门,很快消失。那时候,有点懊恼。

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,线上线下差别总是摆在哪里,我欢脱,耍小无赖,但是我平时还是腼腆的像个什么一样。现在性格被你带的开始快不要脸了,也不知道是好是坏,只能说,还不赖。


继续每天聊的不眠不休,你邀请我去你的生日会。人多的地方我自然不喜欢去,更何况基本都不认识,而且我这种音痴真的不适合ktv这个霓虹灯乱照的地方。你倒是一直不放弃,居然还同意我说玩酒瓶的想法,醉了。几次请求后,招架不住还是答应了。


之后,我们还是慢慢熟识了。不过打的招呼多别扭,相信你也感觉得到,那种说完立刻想跑的话,脸上还要装淡定,舌头都有点打结,声音有点硬。严格来说,是随便寒暄。


但手机数据流量一开,俩个逗比就开始一起把智商拉低,热情异常。


而后面无意发现的东西还是让我吃了一惊。那时候资料点赞还不过时,顺手点开你的资料,一堆欧美模特男体出现在我眼前,一张图让我有点摸不清头脑。


【男同性恋,只是喜欢上男人而已,不该歧视】之类的话。懵了一下也没在意,后来我从别人哪里了解到才知道,你,是特殊的。


没来由,我想帮助你,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想帮你走回普通的路。


在一直开不了口的时候,我仍和你聊的畅快,也开个窗口与画室某位知情人 士商议着方案,她的意思是你的事别人没法干涉,我却还是一根筋,结果,真的很好笑,手速太快还是没练到家,切换聊天窗口的时候把“问他的性取向。”发给了你。你无语得回了几个句号,破罐破摔,我就直接问了,说看过变直的案例要帮你,其实鬼知道我哪里看过,反正就是有!你却笑我太傻太天真,既定的基因不能变,缺少父爱让你变成这个样子。瞬间勇气归零。


自从那一晚后,更了解彼此,所以放的开了,开始有了还是生硬的小互动。


不久,到了你生日那天,本来从画室回来一身颜彩,又洗了一堆衣服,一身臭汗,打算洗澡的时候还在被你的消息轰炸:


催什么催!我过去就是个木头,过去干嘛”。。。。。心里这样想,但打出来的又是另外的样子:


“时间还早,我洗完澡就过去。”


“到我家洗吧,到时候和我一起去包厢。”


我承认有点楞了,思考几秒后,婉转的回答:


“不方便,衣服还要带过去,算了,我在宿舍随便洗洗。”


衣服脱的差不多了,洗漱台上手机一闪一闪,擦干手打开消息,还是去他家洗澡的邀请,醉醉的,这还有邀请的么。。。。


“我衣服都脱光了。。”


“穿上。”


“不然着凉。了”


那时候是有点感冒,鼻炎也还在犯,脑海里就一直脑补着浴霸,浴霸,暖黄的光打在身上,带烫的温度,很是舒服。


“你家有浴霸么?”这是内心需求啊。


“有!”


去!不怕什么他对我有没意思,我也没啥好亏的,洗澡舒服要紧。


随便的我,随便的出门。


这里起步价便宜得很,于是便成为个随手打车的爷儿。一路上和师傅满满的话题,咯咯笑个不停。车子里氧气被我们的喋喋不休压榨完毕,摇下车窗,晚上的街道,有种不一样的味道,更狭窄更明亮,更有种随意的灰土味,说不来的奇怪。


快到了,解锁,接通那个接挂频繁的号码。


"我到了。"


挂断,付钱下车,我屁股还是后座上,你手机也才刚离开耳朵,中间隔着一个防护栏。面面相觑,好不尴尬。


我的屁股离开车座经历了几秒的散热,一只手也抓住师傅拿胶带缠了几圈的摇窗把手,右脚也踩在雨后的泥泞,幸好,匆忙的尴尬来得快也去得快。 一个电话救了我,接电话的你一个手势示意我跟你走,伦圆胳膊穿双肩包的我对于跨防护栏还是不跨还在犹豫的时候,你在门口收银台烟柜那里等着我,收银台里还有个看起来还是蛮好看的阿姨,绕过防护栏一路小跑过去,嘴巴开始走亲戚模式。


"阿姨好,我是他同学。"再配上人畜无害的笑。绝杀。


你妈妈很好相处,很温柔的样子。爱笑,印象很好。


和你上楼一路嘴巴张大不出声,也不知道惊讶什么,可能那时候觉得这样会显得礼貌,也不知道是什么鬼想法。四处乱看,看到你脚上的拖鞋,虽然同款,却也是我不敢尝试的颜色,我不敢尝试的东西那么多,我却尝试去那个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再尝试的领域。


上楼问了卫生间的方向就过去了,穿过客厅,洗衣台旁边就是。打开门就是一面镜子,整个空间狭小又精致,一时不知道那里落脚。


叹口气,脱下衣服端详镜中瘦削的自己,凭空挤出的笑容,下一秒嘴角的垂下加快了铆钉发绳扎起厚重刘海的速度。冷静,静心。没什么的。只是一场聚会。


发现一个事情,没有拖鞋,这家人洗澡不穿拖鞋么!万一出事故怎么办。要是扑街在内间,我真的就赤裸带着马赛克的这么走了……


懒癌再次发作,不穿衣服(还是穿了内裤,拔了头绳)半开门整个人扒在门上一只手抓住外面的把手开始试探的小声:“那个,xx,你在么。叫你全名好像不太合适。不带姓的叫法让我有些不适应。


没人回应我……


Try again……声音大了些许


“xx,你在么?”好吧,我要放弃了


“怎么了?客厅那边走过来了一声


“那个拖鞋有么?”我看着你又往后缩了缩,没来由的羞耻


你看了我一眼扭头


“啊~等下”


我好像看到你脸上一抹红,可能我看错了。


“嗯”关门,倚着门上质感的玻璃,发现对面的镜子里乱糟糟的头发和暖光下的胸脯。啊~~刚才不会是看到镜子里我的背了吧。呵~有点意思……


“我放在门外了。”


“谢谢~”

 

等几秒后迅速开门,拿拖鞋,直接套在脚上的速度我到现在都佩服自己。咦,有温度,艹,是他的拖鞋。比我小一码半………和坐着有温度的马桶一样,怪怪的。


等下这个冷暖怎么调,卧槽,好烫,咦,怎么不出水

了,我要上面喷头出水你下面流个不停是闹怎样啊……


我“完美”的洗完了,好累~


一边揉着半干的头发,把脚塞进帆布鞋,横穿厨房,走过料理台,摸了下大圆桌,遇到了你弟弟。


“你哥在那里”


“在过道那边的房间里。”


戴着小眼镜怪可爱了,揉揉他的小毛寸

“嗯,我去找他”

 

………又要脱鞋,啧,地板有点冰,走的的地方留下雾气的脚印,还在原地玩了一会儿,真的是无聊的幼稚~


这过道蛮窄的,也就一米多宽,过道尽头是半拉开的推拉门,房间蛮大,中间用一个半月形拱门的书架隔开,你在内间的红色拇指沙发上玩电脑。不好意思说话,手也没处放,继续揉揉脑袋坐在插座旁边的折叠椅上玩着电量不足的手机。


我承认,离你这么近,有点虚。


一直背对我的背影

“洗好了啊?”


“嗯~”

我到底在腼腆什么………


起身

“你先玩会儿电脑,我去洗澡。”

然后自顾自的起身


“嗯~”

嗯个屁……自觉补上空缺的位置,坐的地方也是热的。呃…


这电脑真卡,网速更胜,余光看到你在衣柜前脱衣服,穿着内裤走了。没有尴尬,没有惊讶,平静的我都觉得自己屌屌的,继续盯着百度什么时候刷新完毕。


你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悠过来坐在床边,两只眼睛不带动的,明眼人知道,我该退位让贤了。


你的房间就是普通少年的房间,区别在于整齐的多,很多,很多…唯一奇怪的是你的衣柜门全开,后来你给我的解释是散味,谁知道什么意思……衣服分门别类,颜色华里呼哨,呃,好的,我的衣柜是狗窝。


评论